百百

我永远喜欢荒酱!
关键词:胜出 露中 荒连 宋薛 漠尚 冰秋
小英雄,墨香铜臭相关,aph,yys
偶尔画画图写写小段子
来找我玩鸭

【宋薛】梦境

现代pa,路人视角的宋薛,意识流小短篇

这篇真的卡了好久,我的笔力真的不足以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东西……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我究竟想表达些什么x,随便看看就好



正文




我是一个超能力者。


我生来就与别人不同,我可以看见别人心里有个盒子,盒子里装着他们最不想让人知道的,深埋心底的秘密。只要找到能打开盒子的钥匙,就能将它打开。


这些钥匙,一般都与那个秘密或多或少的有些联系,比如做出与盒子里的事相关的动作,或是让你自己——进入ta的盒子。


可能有的人会很羡慕我有这个能力,但是其实我一直很烦它——一开始其实是喜欢的,但是自从我打开隔壁大叔的盒子,发现里面全是他幻想的与我有关的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我就再也没尝试过打开别人的盒子。


但是那一天,我再次庆幸我拥有这个能力。


那是大一开学的日子。虽然暑假已经过去,但天还是燥热无比,身上全是汗,衣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让人怠惰得手指都懒得动一下。


班上并没有我认识的人,我也并不想与他们多打交道,于是就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玩着头发。


同学“嗡嗡”交谈的声音不断灌进我的耳朵里,再加上这恼人的天气,我只觉得我的大脑似乎被一根生锈的铁棒搅成了一团浆糊。


直到那个人出现,我几乎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心中的苦闷,烦躁被一扫而空,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出现在我心里。


他生得俊朗,如同女娲最完美的杰作,紧抿的薄唇,由于班上的聒噪而微皱的眉头,无一不让我心神荡漾。他自带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但举手投足都让我控制不住想要接近他的欲望。


他心中的盒子古朴而又陈旧,上面的锁甚至生了锈,看来这个秘密已经在他心里藏了很久很久了,但是却阻挡不了那把锁的坚固。


我想要打开那个盒子,于是我开始找他搭话。


“你好。”


他微微颔首,轻轻说道:“你好。”


“我叫林挽,你呢?”


“宋岚。”


他清冷的声音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真的很想与他深入交流,但也不得不承认我是个话废的事实。


于是,我只好逼自己笑起来,露出一点点虎牙,巧妙地掩盖住没能深入一步的失落,用上这句八百年前都不会有人用的老话——“很高兴认识你!”


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把锁好像松动了一点。


幸运的是,我的性格似乎也很对他的胃口,我跟宋岚的关系越来越好,虽然我依旧没有解开那把锁,但是每当我露出虎牙或者是吃糖的时候,它就会松动一点。


终于有一天,我解开了锁。


我是个一杯倒,但是同学聚会,为了维护那虚假的友谊,我轻轻抿了一点,但还是醉了。宋岚见我醉了,就把我带出了聚会的包厢。


因为不知道我家在哪,也不好直接带我去他家,于是就把我带去了一个公园,慢慢等我醒酒。


我醉了之后,含混不清地叫着他的名字,肆无忌惮的刷着酒疯。突然,在我嚎叫着说出“宋几把”的时候,我听见细微的“咔哒”一声——锁松了。


我几乎是瞬间醒了酒,假装睡着,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看了起来。


盒子里面只封存着两个字——薛洋。


我诧异地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薛洋”,正好奇他究竟是谁,没想到我竟然一不小心念出了声。我只看到宋岚浑身一震,猛地抓住我的肩膀,几乎是吼出来的这句话:“阿洋,你知道阿洋?!”


“停停停停!我不认识!”我突然委屈起来,可能是因为肩膀上的疼痛,也可能是因为我费尽心思追了那么久却只是和我是朋友的宋岚,却因为我仅仅提到了“薛洋”这两个字就如此失态。


宋岚眼眶发红,平时斯文冷静的模样一扫而空,他眼睛瞪得老大,瞳孔发红,像一只愤怒的狼,我瑟瑟发抖地拍了下他的手。宋岚好像突然恢复了神智,他松开我,说了声“抱歉”,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公园。


我开始调查薛洋。


父母打拼一辈子留下的丰厚的家底完全够我调查出一个普通人的所有信息。


薛洋,和宋岚一起长大,两个人在十五岁的时候互通心意,十七岁那年,宋岚差点出车祸,被薛洋所救,但他抢救无效身亡。


薛洋,有两颗明显的虎牙,很喜欢笑,极其嗜糖,喜欢叫宋岚“宋几把”。


之前的谜团如同洋葱般在我眼前逐层剥开,露出血淋淋的,叫人双眸发酸的真相。


为什么我笑得露出虎牙的时候锁会松动?为什么我吃糖的时候锁会松动?为什么我叫宋岚“宋几把”的时候锁会开?


我以为我已经走进了宋岚的心,没想到我完完全全是薛洋的影子啊。


我装作那件事从没发生的样子,像发疯一样的模仿薛洋,顺理成章地,我 向宋岚表白,向宋岚求婚,我将我对他的爱深埋,和他努力装成一对相敬如宾的形婚夫妇。


我从没感觉到他的心,甚至到多年以后,我要死的那一刻,我打开他的盒子,两个方方正正的楷体——“薛洋”


我突然从梦中惊醒,一个身着黑衣的人从我面前走过,这次,我没有说出“你好”。


评论(2)

热度(25)